平开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开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落马县级一把手建言反腐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3:09 阅读: 来源:平开窗厂家

县级一把手既意味着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又意味着权力不小,甚至“我的地盘我做主”;少数一把手在大权独揽之后,也为缺乏制约的权力所害。记者近日走访部分落马干部发现,这些当年的县级一把手们,如今在监狱中反思最多的,除了自己的贪欲,就是权力过于集中所带来的诱惑。

“我做的决定,99.99%都不会有人反对”

“一把手绝对真理、二把手相对真理、三把手服从真理、其他把手没有真理”,这一坊间流传的段子,戏谑中展现了一些地方官场的真实生态。接受采访的落马一把手们坦言,以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他们的话都是“绝对真理”。

“在位时,我做的决定,99.99%都不会有人反对,我反对的,其他人也不敢赞成。”因受贿被判刑的河南省某县原县委书记说,正是因为一把手说话太算话了,下属们都争先恐后地讨好他,光是逢年过节向他“进贡”的礼金就达100多万元,目的就是希望“书记在自己工作和个人进步问题上关心和支持”。

四川省某县原县委书记告诉记者,一把手的核心权力就是对人、财、物、事的拍板权。在担任县委书记的4年间,从来没有人在他拍板时提不同意见,唱反调的更没有,“在县域内,我有绝对权力,这种权力用不用,什么时候用,怎么用,都是我说了算。”绝对的拍板权让他有了诸多权力寻租的机会,到县里搞开发的房地产老板先后送上100多万元,希望得到他的“关照”。

一把手权力炙手可热,一旦有人敢于坚持原则,提出不同意见,往往会遭到排挤和打压。记者了解到,河南省某县原县委书记在位时,曾经在县委常委会上呵斥发表不同意见的县长:“你这县长才当几天,就想当家?等你当了书记再当家吧!”这名县长为此气得大病一场,后来主动要求调离。如今因受贿在监狱服刑的这名原县委书记对记者说:“书记和县长区别太大了,书记说了算是规矩。”

一把手在一个地方干得越久,往往一言堂的情况就越突出。四川省西部某县原县委书记回忆说,在当了6年县委书记后,几乎所有的下级都是他提拔的,都对他感恩戴德,他每次民主测评都是满票,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没有半个反对的声音,“到后来都不需要说了,我使一个眼色下面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办”。这名37岁就当上县委书记的被采访者说,听到的都是颂扬,看到的都是笑脸,那种状态让人很容易飘飘然,不知不觉间自己从自信、自负走向狂妄,出事就成了必然。

记者点评: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些落马官员并不是天生的腐败分子,有的还曾经是“优秀县委书记”,但他们最终因缺乏监督的权力而迷失自我。这些落马干部的经历,提示我们应该好好反思制度上的漏洞。

“权力潜规则可把制度变儿戏”

接受采访的落马干部表示,近年来,国家对规范权力运行和强化监督出台了很多制度和规定,但在一些地方作用有限,某种程度上处在“空转”状态,甚至“民主程序”“集体决策”成为乱拍板、乱决策的“挡箭牌”。重要决策大多是一把手在小圈子内商定好后,再冠冕堂皇地走程序,其他班子成员都心照不宣,形成了“开大会解决小问题,开小会解决大问题,不开会解决关键问题”的潜规则。

因受贿被判刑的河南省某市开发区原党委书记举例说,重大决策和重要人事任免从程序上要求一把手最后发言和班子成员票决,但在上会之前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条件没有成熟绝对不会上会,哪怕禁止一把手发言也一样会通过,“票决也是同样道理,我们党委班子也就9个人,谁投了反对票一目了然”。

重庆一落马干部告诉记者,从他任区长近10年的经历看,“很多时候,权力的潜规则可把制度变儿戏”。比如,书记管干部和大政方针、区长管政务是明确的职权划分,但实际上党委书记对行政事务“想管多少管多少,想管多深管多深”。为了插手政府事务,党委书记可绕开制度钻空子:成立各种各样的领导小组,组长由书记或副书记担任,副组长由区长或常务副区长担任,将书记个人的意志“一竿子插到底”,这种现象十分普遍。

四川省某县原县委书记透露,在“权力寻租”高发的重大工程招投标上,县委书记为了避嫌,一般都不会担任招投标领导小组成员。看起来一把手没有插手,但实际上,自己想让哪个企业中标,可以冠冕堂皇地向招投标小组“推荐”某某企业实力强、质量好,而招投标领导小组组长一般都是县长担任,“他敢不听一把手的话”?

记者点评:权力监督流于形式的现象表明,没有有效的制衡机制,不可能对一把手权力形成真正的监督。

高平职业装定制

亳州职业装订做

淄博制作西装

泸州设计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