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开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开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端视频内容会像互联网盒子那样被监管么

发布时间:2020-03-30 17:43:56 阅读: 来源:平开窗厂家

手机端视频内容,会像互联网盒子那样被监管么?仇人和自己人都是相对而言的。

去年12月上旬,央视曝光了某市中国移动公司私自给用户开通增值业务乱扣费。一时间,中国移动被弄得灰头土脸。大半个月后,央视和中国移动的老总手握手站在了镁光灯下,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建国际4G视频传播中心。

两者的合作自然是强强联手,但是其手机电视业务能否得到真正的推广,面临着内容差异化和流量资费的两道门槛。同时,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许也意味着手机端视频内容的监管会像互联网盒子那样逐渐进入严控时代。

强强联手的企图

对于这次合作的重视程度,从出席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仪式的双方高层就可见一斑。中央电视台台长胡占凡、副台长袁正明,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总裁李跃齐齐现身。

在4G视频传播中心的合作中,双方有着很明确的分工。中央电视台建设4G手机电视内容聚合与集成播控平台,负责信源的聚合与播控,中国移动负责建设4G手机电视分发平台及运营支撑系统。

对于这次合作,双方也是各取所需。“央视呢,互联网没它啥事,移动互联网暂时还没它啥事,”新疆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长伟如是看,所以央视要在4G上做文章。4G视频传播中心的建立是央视为了加快布局移动互联网,抢占移动传播制高点的重要举措。

对于中国移动来说,先发的4G优势和庞大的用户群体是其依仗所在,但是在OTT的冲击下,为了避免被管道化的风险,它也必须在内容经营上有所突破。

内容和资费门槛

但是对于这次合作,业界人士表示出谨慎乐观态度。

“目前来看,对整个行业还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三网融合专家吴纯勇对《IT时报》记者说道。实际上早在2005年左右, 广电总局就颁发了第一张手机流媒体电视全国集成运营牌照给SMG,SMG的手机电视业务则由旗下上海东方龙新媒体有限公司(后并入百视通)负责运营。“在2.5G时代,技术掣肘很大,如果用户一直觉得看视频很卡,肯定不愿意再用下去,”吴纯勇说。

这次在4G视频传播中心上的合作,并非是央视和中国移动的第一次牵手。2011年6月底,双方宣布共同深入探讨合资运营“中国手机电视台”,发展流媒体手机电视业务。按照双方透露的信息,是要成立合资公司来推动手机电视业务,合资公司中中央电视台占51%的股份,中国移动占据49%的股份。但是消息宣布后合资公司的事情一直没有下文,双方合作的具体推进情况也无从得知。

对于这次央视和中国移动的合作,陈长伟给出了两字——“观望”。吴纯勇则认为,这次合作主要面临两大方面的问题:内容够不够吸引力,资费能不能承受得起。虽然此次央视表示也希望其他内容方参与其中,但是其节目仍会以央视自身的传统类节目为主。对于用户来说,互联网有大量的免费节目可以收看,央视手机电视节目内容的差异性何在?如何能吸引用户甚至愿意前向付费?

同时,虽然现在4G资费已经比3G资费水平有所下降,但大部分用户仍不会放开来用,所以用手机看电视直播的场合很少、频率很小。

手机视频监管加强

2014年,无论是互联网、广电业还是电信业人士,谈论最多的一个共同话题就是:互联网机顶盒遭遇“史上最严”管控。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连发数文,点名批评互联网盒子企业,要求关闭盒子中各类第三方App的下载通道,要求互联网机顶盒停止提供电视节目时移和回看功能等等。

卓越联创基金合伙人芮斌在广电行业浸淫多年,曾担任百视通高级副总裁,对于广电对内容监管有着深刻的体会。“广电总局对OTT牌照的监管,对互联网盒子的监管只是对内容接入管理的第一步,之后会转向对手机终端和手机视频。”芮斌对《IT时报》记者表示。

虽然有些观点认为,手机终端、手机视频内容的管理难度要远远大于互联网盒子。但在芮斌看来,难度高不会成为广电部门不管理手机阵地的理由。“手机越来越成为舆论的主流,广电部门不可能放弃监管。最早收音机是舆论的主战场,后来转移到电视上,广电部门都随着形势的变化,对新的重点进行监管,接下来应该是手机。”

在芮斌看来,手机视频内容的监管会像IPTV一样,走“集成播控平台+内容分发平台”的模式。现在央视和中国移动的合作就是这种模式,央视负责集成播控,中国移动负责内容分发及运营支撑。“而且手机视频牌照方的数量可能会减少。当初IPTV牌照有两张,现在只有一张。这样容易监管。”

对视频网站而言,未来的压力会更大。国家会推动国有媒体进入新媒体领域,进一步提升包括手机视频内容在内的新媒体领域话语权。

无锡方矩管

养殖屠宰污水处理设备

导电镍粉

注册融资租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