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开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开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DOTA2刀塔志背景故事虚无之境之双子星[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12:53 阅读: 来源:平开窗厂家

在那最为缥缈的虚无之境,有着一个将其视为圣地的德尊教团,他们尊崇神灵的力量,而那神灵的力量,传言就掺杂在虚无之境中。因此,那里的每一个侍僧在成为教团中的正规团员之前,都必须经过一系列的仪式,而仪式的最后一步就是穿越无比危险的虚无之境。

尽管虚无之境蕴含强大的力量,但是同样裹藏着深不可测的危险,据传从那里回来的人,有些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有些人却发疯了,当然,绝大部分人连回家的路都没能找到。出于对神圣启示的执着和虔诚,戴泽成为了他部落中最年轻的的神圣仪式的追逐者。最早,教团的长老会婉言拒绝了他,因为他太过于年轻,而戴泽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教团长老在这位年轻的侍僧身上感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最终允许他进入了教团进行最后的仪式。最终仪式之前,戴泽将神圣药剂一饮而尽后在篝火旁边坐下,而他的族人在一旁跳着祭祀之舞为其祈祷。

在戴泽迈进虚无之境之际,虚灵位面赐予了戴泽与众不同的能力,光明与黑暗反转,戴泽那灿烂夺目的治疗之光成为了邪恶黑暗的破坏之力,夺目的光辉中暗藏阴森的黑暗。戴泽仿佛突然懂得了光明和黑暗这对双子星的真谛一般,虚无之境再也困不住他的步伐。

在戴泽将要离开虚无之境回归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昏迷在虚无之境中的哈斯卡——他的表兄弟(在哈斯卡被戴泽击杀之际: Dazzle, is that any way to treat your cousin?(戴泽,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表兄弟的?)),出于血缘关系的怜悯,戴泽将哈斯卡一起拯救回归了部落。

在虚无之境带给他的剧痛中逃离后,哈斯卡终于苏醒,在睁开双眼之际,他就发现暗影牧师戴泽在对他吟唱一个复杂的咒语。哈斯卡的灵魂终于从永恒虚无中被拯救了出来,尽管这违背了德尊教团古老仪式的原则,但是出于哈斯卡得到的能力过于独特了,长老会便得过且过放过了他。去过虚无之境的人都获得了奇怪的能力,哈斯卡的身体得到了神灵的恩赐,他不再怜悯凡人的身躯,他的生命之血成为他强大的力量源泉,每一滴血都能给他成倍的狂暴能量。然而哈斯卡却憎恶将其灵魂救回的戴泽,因为他认为戴泽的拯救,让其为神灵的自我牺牲被拒绝。

长老团知道了哈斯卡的天赋之后,认为其将是辉夜战争中最有利的武器,这极大的激怒了哈斯卡,他觉得自己不仅仅被利用,还被否定了与生俱来的权利,于是在战争打响之际,哈斯卡逃离了家乡,从夜魇叛变至天辉,去那里追寻值得牺牲自己的队友。

在哈斯卡逃离夜魇之际,他路过了萨拉石城,那是一座被火山围绕的城市,正是因为岩浆的威胁,因此城市里面都采用了黑曜石,黑曜石能够很好的忍受极高的温度,而哈斯卡经理过虚无之境的历练后,他的鲜血将会燃烧起鲜血,因此,黑曜石是最完美的载体。

在流浪的途中,哈斯卡感受到了地下那独特的召唤。那是一件怎样的面具,它可以将佩戴者的血液点燃,这正是哈斯卡最为喜欢的面具。尽管它之前的主人是死亡之神的子嗣——死亡军团的领袖,遭受部下的背叛而身亡。但是哈斯卡自诩拥有神灵的力量,对死亡之神又怎会畏惧,何况现在哈斯卡本来就是从夜魇叛变至天辉,那么对于夜魇的神明何惧之有。

哦,当然,对于影魔这个注定被版本淘汰的男人,神灵总会不屑的对他说道:你!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了!

与叛变的哈斯卡不同,戴泽是德尊教团最为优异的天才牧师,特别在虚无之境中成功回归之后,戴泽在道尊教团里的权力和地位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戴泽也愿意为教团奉献自己的所有。

不过由于哈斯卡的出走,让教团伤了筋骨,戴泽因此找到了亚巴顿——雾霭家族的领导者,达成了某个不可言喻的交易。亚巴顿会和戴泽说:Dazzle, no foe would be pleased to see us two together.(戴泽,没有哪个敌人愿意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可能也是游戏里看到这两个奶爸在一起十分头疼的原因。

除了亚巴顿外,地下城市的孽主也和戴泽互相熟悉着,Your Nothl darkness is impressive, Dazzle. But I can show you darker still.(你的黑暗力量令人印象深刻,戴泽,不过我可以给你展示更加黑暗的力量!)前面我们也说过了哈斯卡在叛逃的路上也经历过黑曜石的城市,而孽主的所有城市也全是由黑曜石铸成,因此虚无之境很有可能在地底下,并且紧挨着孽主的黑曜城市,因此孽主和戴泽彼此十分熟悉。

除了孽主之外,哈斯卡和戴泽他们似乎与巨魔一族有着神奇的联系。在巨魔战将击杀哈斯卡时,You remind me of me. I hate you most of all!(你的(长相)提醒了我的(长相),我讨厌你极了)Ill kill you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我将会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击杀你)。

而戴泽对巨魔的厌恶也是极其突出的,他每次击杀一个巨魔后,就会将其的牙齿拔下,将巨魔那不堪的灵魂封印进他的牙齿,并且将巨魔的牙齿串成一串项链,挂在自己的脖颈之上,这个事件也让巨魔对戴泽的厌恶更胜过哈斯卡,巨魔击杀戴泽后:No suffering is enough for you.(没有哪种痛楚对你而言是足够的)

叛变的哈斯卡在德尊教团里被视为不可饶恕的敌人,而哈斯卡也极力想抹去自己身上残留的夜魇印记,来向此刻自己誓死效忠的天辉军团表明自己的牺牲价值。但是就像冰与火,光与暗一般,戴泽和哈斯卡也是密不可分的,尽管他们效忠于不同的阵营,拥有截然相反的信仰,但是谁能说,这一对虚无之境的双子星不是相互弥补的呢?就像,单车武士旁边,总会有那么一个吃着百年孤独面的暗(恋)沐呢?

西安打胎哪家医院好

看妇科炎症医院哪家好

人流医院哪家好

郑州割包皮多少钱

相关阅读